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资讯 >
扫地阿姨竟是跑步达人 十年十个全马她已经61岁
2019-12-16 17:13:50   作者:山西信息港  

扫地阿姨竟是跑步达人 十年十个全马她已经61岁

乍看上去,61岁的杨慧兰要比实际年龄苍老一些,个子高高的略微有些驼背。从出生地新疆到河北涿州,再到北京,杨阿姨的经历同那个时代的很多人一样,辗转漂泊。幸运的是,在人生即将进入“夕阳红”的时候,她找到了生命所爱。2015年春节前不久,身穿保洁工服的杨慧兰把扫把放到自己位于时尚大厦20层的狭小工作间里,和记者聊起自己的马拉松生涯。

马拉松初印象:骑车碰上交通管制

“我不是北京人,我们家那位是知青,去的新疆,然后我就跟着回来了,”杨阿姨的语速很快,显然这段历史已经在她脑海里重复了很多次,“回来时候进不了京,就暂时住在河北涿州。那时候总闹下岗,我两个孩子一个上高中、一个上初中。后来有机会来北京,最开始在前门人人酒楼,后来他们撤了,就去中粮打工,当时总怕让人家给开了,那时候下岗的多多啊,有一份工作不容易,就好好给人干。”幸运的是,由于杨慧兰工作出色,中粮公司把她在涿州的档案调了过来,“当时也没花什么钱,我就属于北京的了。当时我在中粮凯莱物业公司,工作休息两天,打工一天。我调过来之后48岁,当时是50岁退休,按照咱们国家来说48岁再找工作就不容易了,我正好赶上当时的老总是英国人,他同意了。他是外国人,没有年龄这个概念。”

杨慧兰生性好动,在中粮公司的工作稳定之后,她就开始参加体育锻炼,“我在单位打过篮球,在中粮还打过全场呢。公司总组织运动会,咱就参加呗,定点投篮什么的。”一次休息的时候,杨阿姨读报得知有个亦庄长走大会,就决定去看看,“我觉得休息的两天时间不能浪费,我这人就是珍惜时间、珍惜粮食,不能浪费。那个长走节好像也是从日本传过来的,走20公里,中间不喝水、不吃饭,我就去了。”当时杨阿姨已经到了退休年龄,由于工作努力,被中粮公司返聘了下来,“当时是2004年,我那时候已经拿退休工资了。亦庄长走大会2003年第一次办,我当时是第二年,参加的人很多。”就是在这次长走大会上,杨慧兰遇到了引领自己走上马拉松之路的贵人,“当时我碰到一个华侨老太太,她一边走一边跟我说,你干嘛不跑马拉松啊。其实我也知道马拉松,因为当时在中粮上班,骑自行车骑了八年。要经过天安门、前门这些地方。一跑马拉松我就知道,因为要交通管制。她说你干嘛不跑马拉松啊,我说我能跑吗?她说能跑啊!”在老华侨的“忽悠”下,杨慧兰决定尝试一下马拉松。

   初涉马拉松:只敢报名五公里跑

尽管随着下班时间的临近来锻炼的人越来越多,杨慧兰却坚持在时尚大厦20层的健身房里接受采访,那是她的工作空间。之所以选择这里而不是楼下的会客室,是因为杨阿姨的下班时间还没有到,“咱们这么聊天让人看到不好。”或许与她的经历有关,杨慧兰非常谨慎。“周老师跟我说你也在跑步机上跑跑,我觉得不好,还是不要了,”采访间隙扫地阿姨看着锻炼着的女孩子们,对H体育说。

同样的谨慎还体现在杨慧兰对于跑步的态度上。2004年的北京马拉松赛,她只报了一个五公里跑,“当时不敢多报,因为还得练什么的。从2004年到2008年,我报的全都是五公里。当时是从天安门到百盛,应该是4.2公里吧,就那样。”与跑步距离相比,钱倒是她不太在乎的东西,“我记的2004年的报名费是25或者30块钱,说实话,当时要是拿30块钱跑步有点多,但是我这个人不管那个,我要是想干这个事我就要想办法办到,我们一块跑步的就都报了名。”

2009年,杨慧兰的奔跑开始提速!“那时候因为跑步认识了很多人,他们都去外地跑。我觉得大连挺好的,想去大连玩玩,因为以前没有出去过,就报名参加了比赛,那时候报的也是五公里,他们说跑到这么远的地方还只跑五公里,我说主要是玩玩。”结果到了赛区才发现,有一个报名半程马拉松的跑友没来,“他们就把他的号给我了,说你别跑五公里了,跑半程吧,中间要是下来就下来吧。我也傻了吧唧的,当时不知道还有芯片,跑个半程就跑下来了,但是没有记录,也没有牌子,好在自己感觉还可以。”之后杨慧兰又参加了在东营、西安举行的马拉松赛,组别也是半程马拉松。

   人生首个全马 尼姑半路请吃茶

2010年1月2日,杨慧兰参加了厦门马拉松赛。“厦门有鼓浪屿,我上学的时候课文里面有鼓浪屿,我就说去看看,”就这样,抱着边跑步边旅行的想法,扫地阿姨来到了厦门,“2010年厦门马拉松的关门时间是7个小时,以前是五个半,那我不敢报全马。后来7个小时我就报了一个全马,2010年厦马是我第一个全马,还真下来了,6小时20多分钟,”采访时杨慧兰轻描淡写地对H体育说,全然不见经历过种种艰辛、付出与磨难的模样。

“当时我们去了五个女的,有一个到19公里没下来,剩下我们都下来了,”杨慧兰回忆说,“我把背心穿反了自己都不知道,后来看照片才发现。当时感觉就是着急,因为没跑过心里那种着急。”杨慧兰记得完成全马那天厦门的空气特别好,“尼姑喊我,吃茶、吃茶。路边还有老百姓给我们送香蕉的。”

年初完成了自己人生第一个全马,9月份杨慧兰就上了高原,参加拉萨半程马拉松赛,当时她已经56岁了。“跑之前需要体检表,我当时是去社区医院体检的,没有什么大问题。报名的时候我不会用电脑发邮件,我们家孩子也不给我报,说高原危险。我说那不行,就给西藏组委会的人打电话,他们回复说可以传真,我就花了16元钱把体检表传真过去了,这事我记的可清楚了。后来他们打电话过来说可以,你来吧。这样我就和跑友坐火车T27去的。”虽然身体上有些高原反应,但杨慧兰和朋友旅行加跑步,不亦乐乎。

痛并快乐着!完全停不下来的节奏……

对于杨慧兰来说,2012年的北京马拉松绝对是一次难忘的回忆。“我这个人跑步喜欢穿的少一些,就背心短裤。没想到当年的北马是在11月份举行,当时想着天气冷应该多穿一点,没想到这下坏了,”以这样一种方式起跑,扫地阿姨慢慢感受到了不适,“当时越跑越热,之前身体热身也没有活动开,结果到了38公里的时候出问题了。”就在距离终点还有4公里左右的时候,杨慧兰的身体出现了反应,腿部抽筋让她感受到剧痛,“说实话,当时那种感觉比生孩子还疼!”杨阿姨回忆说。

然而,身体上的疼痛并不没有让杨慧兰停下奔跑的脚步。“跑步就跟吸毒一样,有瘾!”杨阿姨的比喻或许有些不恰当,但却清晰地阐明了这项运动的魔力。在2012年北京马拉松之后,杨慧兰依旧奔跑在祖国大地上,用自己的双脚、相机镜头和心记录下爱与感动。事实上,已经完全可以凭借退休金过上夕阳红生活的她,现在是在用做保洁员的工资来实现自己跑遍全中国的梦想。就在不久前H体育得知,在时尚集团跑友俱乐部的帮助下,杨慧兰即将奔赴我国宝岛台湾,参加4月26日举行的台北女子半程马拉松赛,在跑步的路上她已经是完全停不下来的节奏了!

(来源:H体育)天津专业治疗癫痫医院武汉癫痫病最新治疗癫痫病患者该怎么用药呢

友情链接